<sub id="0jqlj"><address id="0jqlj"><div id="0jqlj"></div></address></sub>

    <strike id="0jqlj"></strike>
    <wbr id="0jqlj"><pre id="0jqlj"></pre></wbr>

  • <strike id="0jqlj"></strike>

      <xmp id="0jqlj"><var id="0jqlj"></var></xmp>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人物專訪 » 正文

          張蘭:餐飲界的藝術家,收藏界的女中豪杰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1-04-09  瀏覽次數:2003
          了解中國當代商界十多位風云人物的收藏經歷,全面解析目前中國收藏家的收藏方向和喜好。深刻解讀中國文化內涵,以企業家收藏經歷來解讀人生和商界智慧,看中國目前商界佼佼者如何一步步從底層走向不凡。
           
          家族傳承的收藏品味
           
          著名學者易中天曾在“2014 中國家族財富傳承峰會”上發表演講表示:“家族傳承的應該是家族精神、創業精神和價值體現。對于張蘭來說, 家族傳承下來的,除了創業精神,還有更為難得的美學和收藏品味。”
           
           
          小時候,張蘭的姥姥是當地有名的房地產開發商。家境殷實,家里從來不缺藝術珍品。瓷器、書畫、紫檀木老家具、文玩器具等等都是張蘭童年的玩伴。張蘭從小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陪外婆一起擦拭家里的藏品, 姥姥那專注的眼神仿佛是在看自己的老情人。
           
          讓張蘭印象最深刻的藏品是家里的青花瓷魚缸。
           
          調皮的她總喜歡撥弄水里的魚兒,膽小的金魚在魚缸里游來游去, 瓷缸上刻的瓷魚好像也會隨著手指的擺動而緩緩游動,仿佛沉睡的精靈被喚醒。這個“會動”魚缸讓張蘭感覺很神奇,那沖擊心靈的藝術美感讓她至今記憶尤深。“魚兒隨著手指擺動的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真實地觸摸到了藝術的存在。”
           
          家族的傳承到父母一輩,父親喜歡寫寫畫畫,家里的藏品不再局限于瓷器、錢幣等,還添了些書畫文物。張蘭父親交友廣泛,書畫界的好友尤其多,著名畫家張大千、黃胄、李可染等時不時就會來家中拜訪。
           
          每當父親與這些畫家高談闊論,為某幅畫的意象和筆法討論不休時,張蘭都會靜靜地在旁邊聽,長時間的耳濡目染讓她對老一輩藝術家充滿崇敬和喜愛之情,也對傳統的中國畫有了欣賞鑒別能力。
           
          再后來,張蘭跟隨父母下放到川鄂交界的鄉下,鄉下艱苦的生活沒有磨滅張蘭一家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哪怕生活再困窘,哪怕飯桌上只有咸菜,張蘭母親也能用美麗的菜碟將咸菜擺成好看拼盤,有時還會搭配花瓣。這種飯桌上的精美藝術,讓張蘭對藝術有了更深切的體會。
           
          張蘭一家充滿了對未來生活的期待,他們自信認為以后能生活得更好。從有品位有質量的生活到極致貧窮生活的灰暗時期,張蘭父母從不曾中斷對張蘭的美學教育。藝術和收藏的美感潤物細無聲地影響著張蘭的精神和為人處世的態度,然后凝聚成她最為寶貴的人生財富,持續伴隨著她出國打工、回國創業,然后創立俏江南,打造高端蘭會所。
           
          將藝術收藏融入創業夢想
           
          家族的美學傳承,讓張蘭對藝術收藏品僅處在一種“純粹”欣賞的階段。張蘭去國外打工,開拓藝術眼界后,則讓張蘭有了將藝術收藏變成一種事業的想法。
           
          1989  年,正值“國外月亮分外圓”的思想大行其道,張蘭和親戚遠赴加拿大打工掙錢。開始她的想法很簡單:賺夠 2 萬美元就回國創業。她一邊在餐飲小店廚房打工一邊在表姐開設的畫廊幫忙。畫廊里充滿著 油畫氣息,一幅幅古今中外的大師作品任張蘭駐足流連。
           
          安迪·霍沃爾 little electric chair(小電椅)
           
          有一天,她遠遠看到波普藝術大師安迪·沃霍爾的一幅畫,那畫像閃電一樣擊中了她的心神,她感覺在里面看到了藝術家不羈的思想與泉涌的時尚靈感。
           
          “這個畫家,會是怎樣奇特的人呢?”張蘭很想見一見這位大師。 后來,她真的在畫廊中與安迪·沃霍爾相遇,兩人還就中西藝術的起源、發展和區別等相談甚歡。“英雄所見略同。”在異國他鄉遇到藝術上的知音,讓張蘭興奮得手舞足蹈。
           
          她欣賞安迪·沃霍爾作品里蘊含的哲理以及領跑時尚潮流的審美意趣。2003  年,張蘭事業有成財務富余,在國貿花費近45  萬美元拍下安迪·沃霍爾的作品《一雙高跟鞋》,這也是張蘭首次收藏的作品。
           
          作為美國波普藝術的開創者,安迪·沃霍爾的作品美在超越視覺, 并且直擊靈魂本源。他的高跟鞋系列畫作代表自身對時尚和女性的理解, 是時尚界不竭的靈感來源,也是張蘭對當代藝術藏品收藏之旅的開端。有鑒賞家認為,安迪·沃霍爾的作品打破了藝術和非藝術之間的界限,達到哲學思辨的程度。也許正是這種憑借藝術手段面向心靈的叩問,啟迪了張蘭的藝術靈感和時尚品味??傊?,安迪·沃霍爾的不按照常理出牌, 以及他天馬行空的藝術靈感,在后來都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張蘭對每一個餐飲店面裝修的風格。
           
           
          張蘭第一次嘗試將藝術收藏和餐飲相結合,是在 1991 年。她在加拿大奮斗兩年之后,帶著 2 萬美金回國創辦了阿蘭酒家。啟動資金、店面全都置備完畢,但裝修的時候,她發了愁。什么樣的風格不僅能滿足自己對中國美食的理解,還能滿足對美食和藝術的完美融合?苦思冥想幾天后,張蘭憶起童年住在農村時,家門口的那一大片竹林。小時候她喜歡在竹林里和小伙伴一起挖筍,折下纖細的竹枝你追我趕。曾在清華大學任土木工程系教授的父親也經常在宣紙上畫下四季常青蒼勁有力的水墨竹節, 并教育張蘭“為人要有君子之風”。
           
          君子之竹打開了張蘭記憶深處的所有美好,也激發了她對阿蘭酒家的裝修靈感。為了尋找最好的竹,裝修出最有特色的店面,她一個人跑到四川郫縣,帶著木工上山砍竹子,然后用火車將這些竹子全部運回北京, 裝飾成具有江南景致的阿蘭酒家。
           
          郫縣竹隨著轟隆隆的火車來到了北方的阿蘭酒家,又在張蘭的運營推廣下,迅速有了知名度。北方的風吹動著南方的竹,庭院深深搖曳著竹影婆娑,室內的墻壁上恰到好處地擺放著張蘭從各地競拍買來的名貴畫作,這小竹海風韻的酒家,搭配南方的風味特色菜,很快讓阿蘭酒家火爆整個北京城。
           
          隨后,張蘭在亞運村附近開了魚刺海鮮大酒樓,風格還是南方的小橋流水人家,精致的瓷器和書畫隨處可見,移步換景的走廊和中國古典園林的鳥語花香,無一不吸引著新老賓客到訪,品味美食美景。幾年后, 張蘭覺得餐飲滿足不了自己對事業和藝術的極致追求。她認為,中國的餐飲行業還能走得更遠,而她的藝術收藏與事業也遠遠沒有完美的融合。經過深思熟慮,她賣掉了近十年來用心經營的酒樓,從零開始創辦了“俏江南”。
           
           
          2000 年,張蘭的第一家俏江南開在北京國貿高檔寫字樓里,寫字樓里 500 強企業云集。但最終,這個以川劇變臉臉譜為 Logo、充滿川南風情的餐飲集團俏江南,在嚴肅的 CBD 里沖出了餐飲品牌的一條風花雪月路。江南的翠竹、拱橋、流水、藤椅、竹簾、文雅古玩在這里隨處可見, 一路穿行,有流光溢彩的吊燈和冰吧,營造著時空變換的錯覺。“醉花陰、念奴嬌、西江月……”各種宋詞詞牌名的包間經過吳儂軟語念起來, 仿佛在美人的唇齒間開了花。
           
          帶有藝術韻味的俏江南已經刷新人們對“庖廚”的認知,接下來的蘭會所更以顛覆性的創意讓社會各界人士趨之若鶩。
           
          張蘭說:“我對每一家店鋪的裝修,都是不惜一切代價的。”為此, 她花了 1200 萬元請來巴黎 Bacca-rat 水晶宮的設計師 Philippe Starck 來操刀蘭會所的裝修,讓奢華 Lan  Club 的每一個角落都令人難以忘懷。這座耗費 3 億元的會所,天花板裝飾用的是巴洛克時期的世界名畫,一張拿破侖時期的皇室風格座椅價值 18 萬,還用了長達 9000 米的巨幅油畫環繞分割出 35 個 VIP 房……人們為美食美酒來到這里,來的客人都打扮得優雅得體,似乎是為了品鑒某種藝術品。張蘭的兒子汪小菲說:“這是一種生活”。
           
          蘭會所是一家休閑餐飲會所,但同時也是一家充滿人文氣息的藝術殿堂。張蘭不遺余力、盡她所能地向這里輸送著時尚和藝術品位,以向藝術和商業美學致敬。
           
          劉小東三峽新移民
           
          有人統計過,蘭會所有 375 幅世界名畫,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掛在上海蘭會所三層宴會廳的《三峽新移民》。長 10 米、寬 3 米的巨幅油畫是張蘭在 2006 年北京保利秋季拍賣會上,以 2200 萬元拍下的,當時還刷新了中國當代藝術作品的拍賣紀錄。劉小東為這幅畫傾注了一年的時間,畫布上的筆觸真實地描繪出了一個時代的民族風貌和復雜背景。
           
          “它展示了一個藝術家對世界的看法,充滿人性和力量的作品,每一個看到它的人都為之感動并且難以忘懷。”另一位藝術家對三峽系列這樣評價道。
           
          收藏價格無上限,喜歡了就買買買
           
          “這幅畫買得值。”拍下《三峽新移民》的張蘭說。她能感受到畫家在作品上傳遞的內涵,也能深刻理解畫中那些小人物的生存狀態。張蘭在后來的訪談中說:“這些細微的情緒不能完全用語言來詮釋,不過在看到它的一剎那,我就感覺劉小東把我的內心世界都畫出來了,當時我就決定,要不惜一切代價得到它。”
           
          讓張蘭不惜一切代價拍下的藏品,不只《三峽新移民》一個。2007 年北京保利春拍現當代藝術夜場,張蘭再次豪氣萬千接連舉牌,以 1030 萬元拍下方力鈞的作品《1997.1》,成為當晚最耀眼的藝術收藏家。
           
          方力鈞:1997.1
           
          一直以來,方力鈞就擅長用紅、黃、綠、藍黑等基本色彩完成“抽象派藝術的中國特色化”?!?997.1》里,怪人的光頭向后旋轉,面向燦爛的光明,他頸部的肌肉夸張地緊繃著,表現出了震撼的力量。細細品味這幅畫,人們會感覺宇宙縮微,人性浮現于畫面。“大匠用筆,驚世駭俗”, 這恰恰是張蘭最鐘愛的藝術風格,就如同她欣賞安迪·沃霍爾顛覆性構思一樣,她喜歡不走尋常路的創意格調。 
           
          在收藏前期,張蘭認為收藏是一件簡單、講究緣分的事情,遇到喜歡的就可以買買買,而且收藏價位沒有上限。“收藏時,一定要自己喜歡, 不要管別的,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向去收藏才會成功。”正因為這樣,她對藝術品的收藏一向沒有規律和目標可循,不像其他收藏家那樣分門別類, 按照既定方向一一搜羅。在收藏的前 10 年,張蘭喜歡坐在拍賣場的最前排,舉牌拍下一件件喜歡的藏品。興趣上來了,她一個人可以收進整個拍賣場的 30% ~ 50% 的作品。
           
          對于拍賣場上的一擲千金,張蘭想得很簡單:“看到就喜歡上了, 喜歡就買了。”她說:“收藏當代藝術,我個人的喜好會占主導的地位, 自己喜歡是唯一的標準。”至今,她的臥室還掛著潘玉良的彩墨畫《浴后四美姿》,畫中的裸體美女以四種不同的姿態展現,惟妙惟肖。她每天睜眼就能看到這些美好的女子,令人心情愉悅。
           
          買下達明·赫斯特的作品,也是源自“一見鐘情”。這位國際公認的英國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擅長用畫作表達科學、生命和藝術之間的聯系,非常具有引領性和前瞻性,一度開啟了張蘭對藝術的靈感。
           
          有一年她去英國談業務,閑暇之余參觀了白立方畫廊,在這個白立方體的藝術空間里,她一下就喜歡上了達明·赫斯特的作品,然后立刻訂貨購買。不僅如此,她還到處搜尋達明·赫斯特的其他作品,并成功收藏了《藥片》《手臂》《手術刀》等藝術品。
           
          實際上,張蘭除了喜歡國內外的繪畫作品,還喜歡頂級藝術大師的版畫、裝置等大膽前衛的作品。從一開始收藏劉小東、曾梵志、岳敏君、潘玉良、方力鈞等當代藝術家的大作,到后期收藏安迪·沃霍爾,達明·赫斯特、馬丁·基彭伯格、達米恩·赫斯特等藝術家的作品,張蘭雖然都是遵循“喜歡”這一準則來收藏,但隨著她的閱歷慢慢豐富起來,她也越來越懂得欣賞作品背后的深遠韻味,于是開始有針對性地收藏。
           
           
          德國當代藝術評論家烏蘇拉·帕南斯·布勒曾說:“中國藏家在購  買藝術品時,往往更加看重藝術品的歷史價值,喜歡那些蓋棺論定的東西。”對張蘭來說,收藏品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價值同等重要。
           
          2008 年,世界干邑品牌軒尼詩 X.O 舉辦“賞·深·越·慕- 私人收藏系列”藝術文化活動,以“經歷愈多、看得愈真、愈懂欣賞”為主題, 邀請 12 位在藝術收藏領域卓有建樹的企業家分享他們的收藏故事,張蘭是首位被邀請的私人藏家。在節目中,她表示,隨著人生閱歷的增長, 她開始看重藝術家的天賦,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和所表達出來的藝術觀念。“傳統藝術的歷史價值已經成為永恒,但當代藝術的珍貴在于能反映藝術家對于當今社會一些現象的看法。”她認為,“中國當代藝術是一個民族的靈魂在禁錮許久之后的集體爆發,其中充斥著對歷史的反思和對未來的憧憬,也許灰色,但卻始終保持著張力。這種深層的意義,只有經歷社會動蕩的人,才能理解和欣賞。”
           
          藝術家和收藏家的思維碰撞,會在作品收藏與被收藏時產生。每一個藝術家都期待收藏家能懂自己。經歷過飄搖年代、又曾出國打工的張蘭, 豐富的人生經歷讓她懂得畫作里想要傳達的東西,這也讓她對當代藝術家的作品有著獨特的鑒賞能力。她收藏的每一份藏品,都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和上升空間,其眼光之獨到讓人無比佩服。
           
          2014 年 5 月 12 日,紐約佳士得舉辦“假如我活著,我將在周二見到 你:當代藝術拍賣會”。當晚,張蘭就通過電話指導佳士得專家李昕進行遠程競拍,以總價 1.8 億元拿下她“蓄謀已久”并且尤為欣賞的兩幅藏品—馬丁·基彭伯奇的無題自畫像《1988》以及安迪·沃霍爾的《小電椅》,成為紐約系列當代藝術春拍上的重量級買家。
           
          張蘭收藏觀:收藏是一種緣分
           
          生命如歌,藏品一生。張蘭美麗張揚得像一把熱情的火,在商業和藝術收藏界綻放獨有的光彩。朋友說,她把自己活成了大寫的藝術人生, 窮盡一生之力,讓餐飲商業成為一種“行為藝術”作品。那么,如此酷愛藝術的張蘭,對藝術收藏會有什么樣的收藏觀念?
           
          藝術品是生命的延續。中國舞蹈藝術家楊麗萍曾經說:“我來到這世上,就是為了看一棵樹怎么生長,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飄,甘露怎么凝結。”她的孔雀舞就是一門藝術,充滿了朝氣和靈動,完美地詮釋了她對生命的理解。在藝術的天地里,張蘭也有自己獨有的見解。她在賞·深·越·慕- 私人收藏系列訪談中曾說:“藝術收藏沒有給我的生活帶來太多的變化,因為藝術一直就存在于我的生命中,我的生活本身就是和藝術相結合的。”
           
          的確,她的童年和文物藏品為伴,長大后聽著名畫家高談闊論也是家常便飯,出國打工還能在親戚畫廊中受到藝術的熏陶,再加上回國之后踐行的商業藝術……張蘭的這一生都在與藝術相連,收藏已經成為她享受生活的重要方式。她還說過:“收藏藝術品就像生命的延續,錢是沒有生命的,藝術品有生命,用沒有生命的東西換來有生命的東西,這是人生一大幸事。”
           
           
          欣賞藝術,而不是投資藏品。無論是 2006 年購得《三峽新移民》,還是 2007 年購得《1997.1》,張蘭的兩次高調競拍都將藝術品和她推到了媒體的閃光燈下。人們認為她在炒作,就連兒子汪小菲也羞愧地認為母親在顯擺錢多。但隨著人們對藝術的認知和欣賞,他們不會再覺得高價藝術品的存在是件稀奇的事。正如一個評論家所認為的:“人們再看到大師級的藝術作品,不會用金錢這一標準來衡量它,因為這是永恒的靈魂杰作。”藝術有獨特的生命,需要傳遞和欣賞,而不是投機投資, 收藏則是對藝術鑒賞的至高表現。
           
          無論是阿蘭酒家在北京四季常青的綠竹,還是俏江南小橋流水的古典意境,或者蘭會所極盡奢華的藝術品位,張蘭都在通過藝術的方式, 傳遞著這樣的理念:藝術需要欣賞,欣賞是一種生活態度。
           
          帶著欣賞和敬畏之心看待藝術和收藏,才能純粹地喜歡一幅作品和創造作品的藝術家。小時候學到的家族美學品味和素養,讓張蘭對藝術品和藝術家都十分尊重。她說:“藝術家值得被崇拜。”她多年來收藏的 藏品從投資回報上看,已經連翻幾番成為天價藏品,但她從未想過要轉賣出手賺錢。張蘭立志要把這些藏品繼續收藏下去,影響自己的下一代, 然后實現藝術文化的傳承。她其實非常反感投資藝術品的“庸俗化”行為, 認為投資藝術品就是對藝術的玷污。
           
          收藏只收頂尖之作。她是中國當代藝術比較早且前衛的收藏家之一, 喜歡的藝術品并不拘于水墨畫、油畫、雕塑、裝置、影像等等形式。只要她喜歡,任何種類都可以是她的囊中之物。然而,這并不代表張蘭什么作品都收,眼界高的她只喜歡收藏頂尖之作。她曾說:“如果把藝術品比作股票,我看不準潛力股,只選績優股。”在張蘭看來,只有好的作品才融入了藝術家的力量和思想,這是她需要的內涵,因此在后來的收藏過程中張蘭只選擇有影響力的當代藝術家的精品之作。“有影響力比較優秀的藝術家,我會關注其近 10 年的作品價格走向、變化,并對不同時期的作品進行對比。”
           
          收藏,是一種緣分。萬丈紅塵中紛繁俗事多,商界女強人張蘭有雷厲風行的一面,也有女人似水柔情的溫柔。當她卸下一身的疲憊,放松身體和精神之后,最喜歡的就是與藝術為伍。
           
          她喜歡參加畫家朋友的畫展,在墨香縈繞的水墨畫、明媚鮮艷的油畫以及創意十足的裝置作品中,身心倍感愉悅和滿足。她在挑選藝術品的時候特別注重緣分,認為藝術品是有靈性的,歷經千百年風雨、穿越茫茫人海,在最恰當的時機遇見最懂得珍惜的收藏家。除了拍賣場,張蘭參加慈善拍賣晚會。
           
          有一次慈善活動中,她拍下了英國查爾斯王子的私人繪畫,并將全部善款捐獻于四川地震災區重建項目里。后來,她收到查爾斯王子的感謝信,一來一往兩人結下了深厚友誼。
           
          風風雨雨幾十年,商海和藝術一直是張蘭人生的主旋律。如今的她雖然將近六十歲,但依然有著年輕的利落和風采。
           
          正如詩人郭小川的女兒在《走進六十歲》里寫的:“六十歲,能走多遠就走向多遠 / 看看風景里的自己究竟有多么快活 / 趁腿腳還能接納山的崇高海的遼闊 / 精選世界上最純凈的風吹拂襟懷 / 讓最艷麗的花朵染香衣角。”六十歲,所有的苦難和歡樂,所有的藝術和品味,都凝聚在張蘭豐沛的靈魂里,讓讓人們細細品讀。
           
          總結
           
          “好的企業家也可以是藝術家”,張蘭是知名的企業家,以一己之力開創了中國餐飲藝術的輝煌時代。她也是優秀的藝術家,欣賞崇拜藝術,喜歡就爽快買買買。張蘭的一生都在與藝術相連,她認為收藏是一種緣分,與投緣的藝術品產生聯系就像是生命的延續。然而,在他人眼中,張蘭的餐飲事業和她努力傳承的中國餐飲文化,又何嘗不是一種值得收藏品味的藝術形式呢?
           
           
          作者簡介
           
          郭曉林,四川綿陽人,清華大學EMBA,美國赫斯萊茵大學MBA。資深藏家,企業家收藏網創始人、卡酷尚集團、珍稀奇文化創始人、阿里巴巴創業神燈計劃十大創始人之一,同時兼任深圳市商業聯合會、清華博商同學會、深圳四川商會綿陽市總商會、深圳綿陽商會、三臺縣在外人才聯誼會等多個商協會副會長及以上職務。目前著有《商業理想國》《商界理想國Ⅱ》《川商精神》《互聯網收藏變局》等。
           
          本文摘自郭曉林《企業家收藏故事》第十章節
           

          珍稀奇打造企業家收藏交流學習的綜合信息平臺——企業家收藏網

          0

          注:本文部分內容圖片來源于網絡,僅代表原作者觀點,如有版權問題,請及時告知刪除!

           
           
          [ 新聞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新聞資訊
          點擊排行
           
           
          微信偏门一天1000元-春节前的暴利小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