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0jqlj"><address id="0jqlj"><div id="0jqlj"></div></address></sub>

    <strike id="0jqlj"></strike>
    <wbr id="0jqlj"><pre id="0jqlj"></pre></wbr>

  • <strike id="0jqlj"></strike>

      <xmp id="0jqlj"><var id="0jqlj"></var></xmp>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市場行情 » 正文

          寇克讓談書法(一):一天寫多長時間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6-10-18  瀏覽次數:15
          每天寫字,是一種好習慣,若能堅持每天長時間寫字,那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大凡習字者,都把每日臨池不輟視為學書的最佳狀態,而實際上,寫字固然需要多年不懈的努力,但不必也不可能執行為一天也不中斷。誰沒個頭疼腦熱身體小恙!偶爾間斷甚至月數的荒疏對于二三十年的習字歷程幾乎毫發無損。至于每天多少時辰更不必強求,盡力而為,如此而已。
           
          曾經和幾位同道閑聊,有后進青年請教一位長輩是否天天寫字,一天寫多長時間。長者略假思索,答曰天天寫,每天五小時。我當即暗自吃驚。平心而論,我多年無所事事,唯以讀書寫字為日常要務,尚不能保證每天5小時,而此公身居沖要,庶務纏身,每天會議,舟車勞頓,豈能做到每天5小時寫字?這類勵志故事更多只是誤導青年。
           
          高謹《上元夜效小庾體》
          高謹《上元夜效小庾體》
          33×82厘米 2015年
           
          有志于此者當然要經歷數十年日復一日的磨練,不積年累祀,一切無從談起。但時間的使用卻可以因人而異,因階段而異,沒有定式。初級階段可以每天用時稍長,持之以恒。到了高級階段,時間分配就自由得多。例如,即使忙里偷閑的十分鐘臨摹,也可以有所體悟。
           
          但不論什么人、什么階段,都必須有深層次的臨寫。深層次臨寫必須花費時間。那么如果能力所限,與其每天寫字半小時,不如每周只寫兩次,每次兩小時。因為一般人寫一刻鐘乃至半小時左右才會進入狀態,如果每次只寫半小時,那永遠難見高潮時的心手雙暢。
           
          長期堅持習字,不僅書寫長進,更可以培養心性,有益健康。即使批評家們以為這是一個浮躁的時代,仍有許多熱愛書法的人每天耽于筆墨,身心頗多受益。
           
          當然,熱情很高,技藝不能精進者,也十分普遍。我以為這與寫字時間的分配也有一定關系。每天固定時間寫字,會成為習慣,而書法的精進在任何一個階段都需要不斷出新,固定的習慣于變化出新有諸多不利。這不僅體現于工具、技術等層面,更會成為心理習慣,養成思維惰性。比如,欣賞習慣一旦形成,很難接受不同風格;工具習慣一旦形成,容易喪失意趣;讀帖習慣一旦形成,易于偏執一端,這些都是妨礙書藝精進的痼疾。所以,十數年而不能入于閫域者盡管千差萬別,但匠氣、死板、抱殘守缺則如出一轍。
           
          有人學習歐陽詢以30年計,知命之年已然功成名就卻時時略有惶恐,因為他在收獲肯定的同時,也備受“館閣體”“匠氣”“死板”等等譏貶。但他并未意識到自己的任何問題,他深信,歐書凌駕于其他各門各派之上,不容置喙。與此不同,黃山谷自述學周越也是30年,但他畢竟是一代文豪,“江西詩派”領袖,“蘇門四學士”。他自知難以脫俗,毅然盡棄前學而學它,終于自成一家。同樣30年,可以使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也可以使人窮途思變,銳意革新,成一代書風。
           
          所以,時間可以養成積習,也可以積淀為深厚的功力,集腋成裘的前提是方法的正確。寫字的方法涉及方方面面,如文具的使用,帖子的選擇,各種變換的臨摹等,這些都可以因人而異,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著意于對實效的探索,而不是計較每天花費多少時間。
           
          怎樣探索實效?就是對自己日課每次做一番總結,仔細分析結構的把握是不是更加精準,整體性是不是更強一些,墨色的使用是不是更加自然,最好還要時刻關注自己的筆墨習慣是不是有不同于他人的特色等等。如此每天一段時間,多年下來,可謂小成??傊?,每天臨習誠然可嘉,但務必是出于對技藝的探索,對問題的不斷思考,切忌將天天寫字不知不覺地演變為消磨時間。
           
          規定日課時間,只是形式,寫字要以收效與感受計,而不是時間。至于熔鑄百家,自出機杼,卓然形成自我風格,那是大成,大成的境地絕非時間可以丈量。
           
          關心甚至焦灼于日課時間,是由于對成效無法自我評價。初學的疑惑在于他們似懂非懂,不能自明,便勤于自律。老手的誤會不在于每天多少時間這個問題,而在于需要用成效說明問題的時候他們不知不覺地替換為時間。
           
          最近盛傳關于“丑書”的爭端,一方指斥某家某家為“丑書”魁首,另一方則于俗書充斥當世義憤填膺,遂有不平則鳴者,舉證某家幾十年前便對歷代經典臨摹肖似,以證“丑書”不丑。實則所謂“丑書”,歷來出現都平地驚雷,晴空霹靂,堪稱主流諍友,書法功臣。“丑書”之不丑,其根本不在于它需要幾十年傳統功力的磨練,因為磨練傳統有傳承與決裂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而“丑書”的魅力恰在于革新乃至反叛。欲以用功持久來說明“丑書”不丑,是“丑書”捍衛者邏輯不清,立場不明,沒有底氣。
           
          幾十年的時間跨度,逼似經典的臨摹功夫與“丑書”究竟何干?誠若因果相連,則具眼者眾,大可不必理會外行的喧囂,如果已經從傳統破繭化蝶,那就拿出勇氣,宣布與傳統徹底決裂,唯以“丑書”為務!至于一再強調其中涉及的時間問題,無論是三十年還是幾十年,都只是拆自己的臺。
           
          我不主張一個行外人對當今這個淺薄可笑的書界指手畫腳。我無意文其過且飾其非,而是說行外的批評往往不中鵠的,這種所批非所過的積累最終將導致是非混淆。
           
          一些批評家對當代書壇愛深責切,往往說古人天天用毛筆而我們用鍵盤,以此為今不逮古的深刻理由。殊不知古優今劣誠然事實,寫得少卻未必是真正的理由。今人一般比古人寫得少,但就書家而言則未必。須知,當代許多書家也是焚膏繼晷,數量驚人。我們有一些條件古人并不具備,如有許多職業書家,寫字便是生活的主要內容。我們的紙張供應古人不敢想象。古人寫兩個時辰可能有半個時辰在研磨,而我們可以一直在寫。
           
          李乂《奉和三日祓禊渭濱》
          李乂《奉和三日祓禊渭濱》,乙未夏
           80×33厘米 2015年
           
          從實物遺存看,古代留下了數量可觀的成品書作,而練習紙卻很少見,這當然有古人使用紙張以外材料練字的原因,但練習量少恐怕也是實情。練習少怎樣取得成就?靠效率。比如意臨在古代是一個罕見的練習方法,而當今比比皆是,但意臨究竟收效如何呢?主觀上就已經放棄了許多。即使對臨,司空見慣的上手即放大,以后也很少回歸原帖,這些都耗費時日卻事倍功半。一味的放大臨及意臨,反復弱化著我們的書寫感,強化著我們的心浮氣躁。
           
          幾乎沒有人書法無所建樹是被時間耽誤的。王獻之活了42歲,他的成就一般人活142歲也不成。陸機才活了二十幾歲,手跡成了法書。孫過庭蒙學晚且死得早,學王羲之草書即使在唐代也是第一人。
          一天寫多長時間?
           
          這個問題不具有任何理論價值,它只是普遍的疑惑與誤會。每天堅持寫字一兩個小時,可以怡情養性,但是寫十個八個小時呢?當然是勞神損目,貽害身心。一個人學習書法成效甚微,原因種種,但不必動輒歸咎于量的不足。“池水盡墨”“退筆冢”,既是勵志的故事,也是人人信奉的實踐論,這當然不錯,但切忌將活躍有趣的習字,演變為每天必須完成的負擔。

          珍稀奇打造企業家收藏交流學習的綜合信息平臺——企業家收藏網

          0

          注:本文部分內容圖片來源于網絡,僅代表原作者觀點,如有版權問題,請及時告知刪除!

           
          關鍵詞: 寇克讓
           
          [ 新聞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新聞資訊
          點擊排行
           
           
          微信偏门一天1000元-春节前的暴利小生意